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書面上的粵語

香港學生在日常生活中都是講廣東話,有時寫文章未必可以立刻分辨出哪些詞語或句子在書面語可以寫出來,結果每每都要思考一大回才能下筆。

譬如有人說:「做得咁辛苦都只係得咁少錢,佢索性唔做啦」,如果把這個句子改為書面語,一般學生會這樣寫:「幹得如此辛苦也只有這麼少錢,他乾脆不幹了」,此處重點在於「索性」和「乾脆」,廣東話口語裡只說「索性」,學生很自然會覺得「索性」太口語化,在文章中恐怕寫不得,於是一律改為「乾脆」,殊不知「索性」一詞其實也可以作為書面語,且有古書記載。

再舉另一個例子,平時用廣東話說做了一件事情,例如「我搵咗份新工」,量詞「份」之前不需要加數詞「一」,如果把這句寫出來,一般學生為了安全起見都會寫成「我找了一份新工作」,這個「一」在書面語中其實可否省略呢?根據當代語體文的句法,省略「一」字是容許的,可以直接寫「我找了份新工作」,其他例子好像「看了齣電影」、「買了部電腦」、「寫了本小說」。

提起量詞,有一點值得留意。廣東話裡我們可以把量詞放在句子的開端,例如「隻狗好惡」、「件衫好靚」、「支筆好好用」等,這裡的「隻」、「件」、「支」不是作量詞用,而是類似英語的限定詞(determiner),亦即 thisthatthese those,那麼書面上又可否這樣寫呢?這次不行了,現代漢語規定不能以量詞開首,一定要加上限定詞,例如「這/那隻狗很兇」、「這/那件衣服很漂亮」、「這/那支筆很好用」。由這個用法可見,廣東話的量詞用法比漢語更加靈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